5G牌照发放一个月,各地发力重点已经明确!

在5G牌照发放至今的一个多月中,各地都在推动5G网络的建设和应用推广。

中国信通院预计,2020~2025年期间,我国5G商用直接带动的经济总产出将达10.6万亿元,间接拉动的经济总产出将达24.8万亿元。而在目前起步阶段,各地都在针对自身产业特点陆续出台扶持政策。

第一财经记者日前独家获悉,上海的5G产业发展和应用创新三年行动计划已在推进过程中。

华为青浦研发基地推动长三角5G发展

作为三大运营商首批试点城市,上海于近日印发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本市5G网络建设和应用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其中提到,到2021年,上海要累计建设3万个5G基站,总投资超过300亿,培育100家5G创新企业。意见还提出,将制定5G应用创新和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

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张建明近日也表示,到2021年,上海市5G发展将实现“十百千”的目标,聚焦10大垂直领域,形成100项行业应用标杆,培育1000个创新应用项目;5G产业将实现“三个千亿”的目标,即5G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应用产业规模均达到1000亿元。

目前,上海已经开始在5G应用场景做尝试。从建设全球首个5G火车站,到建成全球首个行政区域5G网络,再到实现国内首台5G+4K/8K+VR腹腔镜手术直播,这些“首个”足以证明,上海的开发区以及IC、ICT(信息通信技术)企业的实力。

比如在浦东新区金桥经济技术开发区内,仅华为上海研究所就聚集了近15000名研发人员,业务主要包括无线网络产品、高端智能终端产品、芯片、车联网等产品的研发。同样,浦东张江的集成电路产业优势,也能够为5G通信芯片的研发提供支持。

基于这些已有的产业基础,业内专家认为,上海未来围绕自身产业特点可以在5G关键芯片和5G智能终端上继续突破。

中国信通院华东分院首席规划师贺仁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海利用已有的集成电路产业综合优势,可以继续聚焦5G通信核心芯片,加大对5G基带芯片、射频芯片等的研发力度。而上海已有的通信龙头公司的研发能力,也可以带动上游产业同步发展。

此外,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落在长三角示范区的华为青浦研发基地,也被看作是推动上海乃至长三角5G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布局。

今年1月,华为青浦研发基地顺利摘牌,此次摘牌的项目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科创走廊建设的发展主轴,总用地面积近100公顷,总投资近100亿元,将打造成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具有领先地位的研发中心。

总用地面积近100公顷,也就是比目前华为松山湖本部还要大。根据上海市青浦区政府7月9日发布的消息,华为研发中心完成土地出让并已顺利开工建设,上海海思公司已实现纳税4400万元,完成产业链招商5户。

与之配套的是今年2月发布的《青浦、吴江、嘉善2019年一体化发展工作方案》,提出三地将推动华为青浦基地和人才公寓基地年内开工,促进亨通光电、京东方等华为核心供应企业共同打造万亿级信息产业集群。

“如果说未来华为将终端、无线、海思等产业重点全部放到青浦园区,我国整个通信行业版图也会随之产生一些变化。”工信部赛迪顾问信息通信研究中心副总经理申冠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5G产业链除了华为、中兴、诺基亚贝尔这些通信公司,主要包括了基站射频、光通信器件两部分。光通信在江苏南部非常密集,基站射频在长三角虽然也有一部分,但主要还是在深圳。

申冠生表示,结合华为上海研究所集聚的无线和终端等主力,青浦研发基地未来应该更多带动的是长三角研发的通力通作,比如说华为5G终端要用京东方的面板,基站要用光通信器件,就可以和周边的亨通光电、京东方一起研发。

建基站、推应用

根据中国信通院的《5G产业经济贡献》,预计2020~2025年,5G网络总投资额在9000亿~15000亿元,同期电信企业5G业务收入累计将达到1.9万亿元。前景是可观的,但专家也表示,如今我国的5G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

“基于通信业本身的特点,5G较高的网络建设成本导致投资回收周期略长,可能在网络稳定覆盖后的2~3年才开始收回成本。”申冠生对记者表示,5G目前属于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和企业为主体的趋势。

就目前进度来看,5G首批18个试点城市都已出台相关政策,例如《北京市5G产业发展行动方案》提出,到2022年,北京市5G产业实现收入约2000亿元;《成都市5G产业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到2022年,成都要成为全国重要的5G资源聚集地,千亿规模全国5G产业发展高地。